波克棋牌下载:機器貓遊戲哆啦A夢不完美的亞洲英

100

直到 1963 年,二人合作的《小鬼 Q 太郎》 出版,事業才稍有改觀,藤本弘也以這本漫畫的稿費娶妻成 家,成了「正式的東京人」 。 此時的日本,國民內心中對於戰爭的慘禍以及戰後混亂、 貧窮的記憶依然揮之不去,但無不堅信日本會從焦土中急速 復興至戰前水平。 這是一個經常被後世以國家振興、經濟復甦等等激盪詞彙簡單概括的年代,人人甘願粉身碎骨,人人爭做「企業戰 士」 「一億總中流」 (60 年代至泡沫經濟破滅前,日本 90%以 上國民認爲自身經濟及社會地位處於「中間階層」 )的意識 洪流讓日本國民無不相信自己現在活得還不錯,未來更會 「金滿日本」 。而初出茅廬的藤本弘、安孫子素雄,甚至於 二人筆下《哆啦 A 夢》中的野比大雄一家,也無一不身處這 「一億」中間階層當中。這是一個形象模糊的羣體,他們遠 不如社會兩極那般面孔清晰,總是在不經意間就被後人忘記; 他們膽小怕事,資質平庸,缺乏上進心但心地善良,租住於 租金低廉的東京郊區, 父親單身通勤, 母親全職主婦, 獨子, 家庭經濟狀況溫飽以上,小康上下,房東不斷加租,家庭常 常財政赤字,但同時也格外勤奮,守則、節儉、自律,因爲 他們也有夢想――擁有屬於自己的「一戶建」 ,立足東京。

「哦,對了,馬小玲我會找機會介紹你給我兒子認識,希望你會成爲我的兒媳婦,哈哈哈哈哈哈~」大笑聲中,我和兩位師兄,凌空飛起,到達一定的高度以後,開始御劍飛行,向著大嶼山飛馳而去。回到了大嶼山和師傅交代了一下事情的經過,又和毛憂見了一面,和她說了一下我的打算,這個頑皮的丫頭竟然要和我要好處,最後沒辦法,我又給她煉製了一個手鐲,並且明確的告訴她,這是她以後的嫁妝,等她成親的時候就沒有了,因爲講真的我也不知道將來毛憂成親的時候,我這個做師哥的究竟在哪裡?

《哆啦 A 夢》 第一次出刊時面對的直接讀者―― 「哆 啦 A 夢世代 1 號」 (亦即 1970 年左右就讀小學 1-4 年級人羣) 同樣來自這一基數龐大的中間階層家庭。他們家庭條件一般, 沒有足夠的零花錢購買最新型的玩具,只能以價格低廉的漫 畫爲伴; 他們功課一般, 體力一般, 經常被欺負, 依賴成性, 希望得到英雄庇護,但又不敢奢求超人般完美;他們上進心 一般,意志力一般,易滿足,僅僅希望能與眷顧自己的英雄 同吃同住,會陪自己去附近的空地打棒球,與胖虎的「巨人 棒球隊」對抗,有時還會和自己掙搶銅鑼燒。當「哆啦 A 夢世代 1 號」們在學校受到欺負、被嚴格的 母親責罵流下眼淚之後,總能在野比大雄身上看到自己的怯 懦,總能在哆啦 A 夢身上找到慰藉,於不完美中萌生出「未 來一定會更好」的希望。正如藤本弘在採訪中所說: 「哆啦 A 夢登場的街道和空地,以及人際關係,全部都是孩子們自身 的體驗。我所描繪的漫畫人物,有我自己的影子,也有讀者 的。 」 ( 《兒童心理》1996 年 7 月號) 「哆啦 A 夢殺人」事件 2004 年 6 月 3 日機器貓遊戲, 日本評選出歷史上最受國民歡迎的漫 畫人物。

而姜雲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是讓他們樂意看到這個結果。甚至,如果南宮懷玉真的可以和姜雲走到一起,那他們更加願意,多了姜雲這個姑爺,對於玄陰族來說,只有好處,沒有壞處。姜雲睜開眼睛,對著南宮懷玉笑著點點頭。這些天來,姜雲在玄陰族受到的待遇簡直就是最高規格。

哆啦 A 夢(非人類)以絕對票數榮登榜首,其後分 別是《七龍珠》中的孫悟空(進化前人類) ,となりのトト ロ(非人類,中譯名:龍貓) ,魯邦三世(人類) ,機動戰士 ガンダム(非人類,中譯名:高達、敢達等)。 前五中,有四位最受歡迎國民漫畫偶像都是非人類原型, 其時,有多位評論家及媒體爲此表示過擔憂:作爲小學成長 期模仿偶像的漫畫人物, 排名靠前的大部分都是 「全知全能」 的非人類偶像,是否說明「後哆啦 A 夢世代」人際關係疏遠 和少子依賴性的增強?事實上,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。 1999 年 4 月 14 日, 山口縣光市發生一起惡性殺人事件。 當時 18 歲的少年 A 將一名家庭主婦(時年 23 歲)殺害後奸 屍, 隨後將其 11 個月大小的女嬰置入抽屜當中, 窒息而亡。 雖然犯罪嫌疑少年 A 很快被逮捕,並以強姦致死罪及殺人罪起訴,但因當時未成年,並未受到死刑判決起訴。這本該是 一次速斷速決的審判,但因在第一次庭審中 A 少年陳述的殺 人理由,使這次惡性殺人案激起了社會輿論軒然大波,至今 仍處於日本最高法院第一小法庭審理之中。 A 少年的殺人理由是:將嬰兒置於抽屜當中是爲了獲得 哆啦 A 夢的幫助,哆啦 A 夢一定會從時光機(抽屜)中爬出 來;而死後姦淫受害者,是爲了仿效《魔界轉生》 (山田風 太郎)中令死者復活的儀式。

A 少年「爲了召喚出哆啦 A 夢 搭救我」 的殺嬰理由引起社會譁然, 甚至有媒體驚呼其爲 「哆 啦 A 夢殺人」事件。其時,80 年代出生的人羣正值成年(日 本民法第四條規定,20 歲前爲未成年)前一二年,而觸法未 成年人受《少年法》保護,一般不受成人刑事處罰的同等處 罰,原則上只在家庭法院以「保護再生」目的進行處置(如 死刑刑罰定罪無期, 無期刑罰定罪 10 年以上 15 年以下有期) 。 這一人羣在小學初中階段時,因日本女性全職主婦人口減少, 父母雙通勤,大部分業餘時間都是以漫畫爲伴。 因爲相信哆啦 A 夢等全知主人公的存在,使得這一代人 羣具有強烈的依賴意識,從幼兒期開始,不自覺地將受到哆 啦 A 夢庇護的「野比太郎情節」植入自身,幻想自己身邊擁有 一個萬能同居者(哆啦 A 夢) ,或者鄰居是會忍術的哈特利 ( 《忍者小精靈》主人公) 、會通靈的魔法少女, 「無論什麼 時候,絕對會有什麼東西來幫助自己」 。然而, 現實卻如日本漫畫評論家石子順造所說: 「漫畫, 不挑選讀者,它以所有讀者爲對象,它塑造衝突,肯定會有 善惡, 但是不會教化善惡。 你可能學習哆啦 A 夢的犧牲精神, 輔助大雄, 求仁、 向善, 也可能不是, 這都取決於讀者自己。

」 這種幻想與現實的反差,不能說直接導致 90 年代末日本未 成年人獵奇傷人事件頻發,但或許確有某種內聯關係。 2002 年 3 月 22 日, 「光市母女殺人」事件一審宣判,被 判無期的 A 少年在給朋友的信中這樣寫道: 「如今的世道, 始終微笑著,就是罪過。小混混從痛苦中逃脫,傻子從精神 病中逃脫,我因爲這個世道而得以逃脫。 」 與哆啦 A 夢同居 2002 年 4 月 22 日,美國《時代》周刊評選出 25 位最能 代表亞洲形象的「亞洲英雄」 ,日本五人上榜:棒球手鈴木 一郎、 足球運動員中田英壽、 電影導演北野武、 作家小田實、 以及唯一的非人類英雄――哆啦 A 夢。在哆啦 A 夢的上榜評 語中, 《時代》編輯這樣寫道: 「它把就算現在失落也一定能 幸福的信息傳遞給全亞洲。 」 自誕生之日起已逾四十年的哆啦 A 夢,雖然偶受非議, 同時面臨著後起之秀們的挑戰,但始終無人能替代其作爲日 本國民漫畫偶像的地位。 代際差異使得讀者對漫畫的接受類型各有不同,如今日 本 ACG(、 Games,即動畫、動漫、遊戲) 的大本營秋葉原, 已經被新的御宅 (Otaku) 文化、 萌 (Moe) 文化、女僕、貓耳、女巫等青年系漫畫占據。

然而,哆啦 A 夢作爲少年漫畫中的經典形象,早已深植於日本國民的性格 與日常生活:清晨被哆啦 A 夢鬧鐘喚醒;去肯德基吃份早餐 便可任選哆啦 A 夢 FM 收音機或者文具屋做禮物;搭乘小田 急新開的哆啦 A 夢電車上班, 電車的大門甚至被設計成了 「任 意門」的模樣;下班回家,可以在任何一家 7-11 或者森永便 利店裡買到哆啦 A 夢系列商品,軟糖、巧克力、甚至哆啦 A 夢的祕密道具;假期去旅行機器貓遊戲,一家人搭乘穿越青函隧道的 JR 「哆啦 A 夢海底列車」體驗一次時光旅行;或者去富山,那 里是藤子不二雄的故鄉,漫步在哆啦 A 夢步行道重溫童年記 憶……正如楊照在《文學、社會與歷史想像》中所說: 「所 有的人都能了解的才是真正的藝術,講藝術似乎很高尚,實 際上生活中處處是藝術。 」